欢乐麻将官网【真.创】

主页 > 产品系列 >


新名词:“D轮合” 经过四轮融资后 斗得最凶的

时间 2021-02-20 09:07

  D轮合,这个生造的词有些拗口,用人话翻译一遍,就是:同一领域内两家跑得最快,斗得最狠的创业型公司,彼此都达到或超过第四轮融资时,最容易由恨生爱,发生合并。

  作为后验式结论,有一大坨案例可以佐证,眼前就是美团与大众点评。美团成立5年共进行了4轮融资,融资总额10.7亿美元,大众点评10年间进行了6轮融资,融资总额14.15亿美元;58同城与赶集网合并时,前者已上市,后者融了5轮资,接近4亿美元;滴滴快的合并前,滴滴获4轮投资,公布总金额超8亿美元,快的所公布融资金额与滴滴相似。还有一些小交易,引起关注不多,也多符合这一定律。

  这再次验证了从古至今战争中的金规: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创业只有钱不行,但没有钱更不行,越到后期,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。如果这个战场需要粮草太多,例如O2O,还要加上一条:世界是你们的,也是BAT的,但归根结底是BAT的——没有人比他们家里余粮更多。

  融资进行到D轮,通常就要准备IPO。用户、产品、业务、人员、技术等各方面做加法比较多,主要选手都在扩张,交集就越来越多。能不能把跟的最紧的对手甩十条街,就看这关键一跃,而每一个动作都需要用钱垫着。谁能抢先一步IPO,谁就先进入了暂时的安全港,这方面的教训,远有优酷与土豆,近有58同城与赶集,都是血淋淋的。

  如果比较一下创业公司之间的公关战,不难发现,B轮之前,通常各玩各的,空间足够大。C轮开始从用户体验与产品等方面互相攻讦,到了D轮,就开始拿钱说事。你说我资金链紧张,我说你融资造假,吹风挖墙脚,无所不用其极,刀刀都在七寸上。今年8月份,王兴罕见的在朋友圈发飙:我的态度一向是“没事不惹事,有事不怕事”。他指的“事”,就是出现了大量关于美团融资失败的传言。

  到了D轮融资,两家公司往往在资本方面有一些重叠。例如老虎基金等是58与赶集共同投资人,红杉资本是跟投美团与大众点评最久的投资人。有实力的投资者不仅会买下所看好赛道中的优秀选手,也可能买下半条赛道。滴滴与快的在投资人层面并无重合,因为这条赛道太新了,但两方金主都对合并投了赞成票。

  合并年年有,为什么今年大交易特别多?投资人对高补贴砸出未来这种事,已越来越理性,而且O2O打到今天,如果补贴只是降低用户消费成本,则可以培养用户对某种消费行为的习惯,却难以真正产生对某家公司的黏性。美团外卖、饿了么、百度外卖、口碑网 4家在外卖O2O领域共烧掉超过40亿美金,主要花在价格补贴上。大家一起补贴,能把麻袋口撑大,可每一只麻袋里都是空的。

  一个反例是京东,刘强东堪称最能帮投资人烧钱的创业者,上市前五次融资23亿美元,Ipo招股书号称实现净利润人民币6000万元,首次扭亏,还是勉强挤出来的。假设刘强东晚年写回忆录,两个篇章一定少不了:恋爱之甜与融资之苦,可他坚持到最后,成了人生赢家。

  但是京东的故事很难在O2O领域复制。一方面,投资者能明清晰的看到京东钱会从哪里来,即盈利的方向。另一方面,投资者比较满意钱去了哪儿:主要用于物流等提高用户体验等环节。退一步说,京东的融资过程也有偶然性与机会窗口,如果站在今天,老刘的回忆录写起来估计就没这么精彩了。

  2014年年底本刊举办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,有一场王兴的演讲。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,PPT突然发生故障,王兴不是一个特别有急智的人,他没有圆场,而是来回摆弄遥控笔,那一分多钟里,他和听众都有些尴尬。等到PPT终于修好了,我发现只有一张,上面写的是关于企业家精神的十二个词。

  王兴是个相当理性的人,很多人都没想到他会讲如此感性的话题。我记得他如此解释:企业家精神是一种对机会的追求;暂时不考虑当时控制的资源;用逆向思考方式,看看你要追求这个目标需要什么东西,没有这个东西,别人有的话可以说服他与他交换,跟他合作,最终你并不需要获取这些,你可以通过共同的目标去整合资源,从而完成对这个机会的追求。

  关于“暂时不考虑当前控制的资源”,他举了钱的例子:很多人觉得我有很好的想法但是资本不支持我,我没有钱。但你有足够企业家精神的时候这不是致命问题。A股前天刚突破35万亿市值,港股25万亿市值(2014年12月初),理论上这些钱都是你可以用的资源。当前控制,你不需要拥有它,它属于不同的资本家,资本家在某种程度上是资本流动化,满足资本增值的目的。所有的钱都是可以用的钱,没有上市的话,从VC和PE募几十亿美元,这些钱潜在是你的钱,你不需要拥有它,但只要你追求的机会是有足够的增值空间,让他们相信这个机会是属于你,所有这些财务资源都是你可以用的资源。

  这段话,是他内心真实写照,我相信会在很多有宏大产业构想,但缺乏足够资金实力的创业者心中激起共鸣,例如乐视创始人贾跃亭,他也一直忙着用一口盖子罩九口锅。

  直到今天,美团资金压力巨大是真的,融资困难是真的,面对围剿是真的,但王兴应该未改变过他的初心:“暂时不考虑当前控制的资源”,而只是,“看看你要追求这个目标需要什么东西”,他在和点评交换,双方“通过共同的目标去整合资源,从而完成对这个机会的追求”。

  大众点评的创始人张涛,身上的明星光环不如王兴,但他与王兴一样,都是有韧劲的耐力型选手,严谨,也不乏推倒重来的勇气,他们都是最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。投资人的价值,最终也要依靠企业家来实现。

  因此,不用猜测它们合并后会不会裁员,联席CEO是不是过渡状态,一方团队会不会逐渐退出,因为这些痛苦的事,是一定会发生的。但他们目前的选择,是基于当前环境的最佳选择。有选择总是好的,至少没有像凡客一样融资七、八轮,还是悬挂在出局的边缘。

  应该为那些做出“D轮合”决策的CEO们开香槟,它们挺过了“C轮死”,在黎明前最寒冷时刻以两个强者姿态相拥。

上一篇:北海新型洗砂机厂家价格 下一篇:齐齐哈尔洗沙机设备型号规格-常州制砂设备厂